累計訪客人數:
 
花綠博覽會
鳥語花香話花博
七星農業學苑
全民總動員造景大賽
獎學金頒獎典禮
組合盆栽培訓推廣
動手作組合盆栽
有機農業推廣教育
有機農業推廣服務
發展業務
鳥語花香話花博
 
 
邀請『花兒』盛裝輪番來花博會
97年度
蔡其昌

蔡其昌.2008.10. 台灣花卉園藝254期.台灣區花卉發展協會


前一陣子前往九族文化村旅遊發現,這些年來台灣遊樂區之水準提昇迅速,尤其參觀了歐式庭園區之花卉景觀,讓人驚嘆,難怪電視台外景隊喜歡到這裡出外景。另外我也喜歡去韓國的愛寶樂園,在花園廣場中欣賞花圃景觀,配置手法運用舞台演出技巧,配合立體花架及綠雕,輪番更換花兒,依照時節之不同,讓園區中隨時保持著生動的演出,遊客們付費進場心想這一點門票還真划算。這些年來,台灣於各地陸續舉辦過各種型態的花展,但是畢竟展期時間不長,於開展前設定區塊主題之後,展期中頂多更換一次草花,勉強可以撐到閉幕,至少在台灣目前為止還沒有看到,可以為期半年定期更換主題及輪作草花之花展案例,或許可以到各大遊樂區中取經,問問如何在開園期間,一邊賣門票讓遊客進場並且兼顧遊園品質,同時進行園區整體綠美化及草花輪替之機制。俗話說「好花不常開、好景不常在」,『花兒』總是如曇花一現般將最美的一次奉獻給人們,尤其是季節性一、二年生草花最具代表,如果花博展期有8個月,將花卉植栽展示以每個月為一個展期,每月的最後5日,維護單位依栽種面積等分為5個工作天進行輪作更替草花,換場工作主要於休園時間以避免干擾遊客,在5天輪作夜間有限時間工作中,進行草花場景更換,在場景逐漸改變中,遊客體驗『花兒』的美才是技巧。以花海區為例,在每個月場景主題轉換下,想必至少也需要5套植栽計畫,如果針對試營運期間2個月正逢颱風防汛期,有太多的不定數,除了基本輪作2次之外,或許再增加一~二次輪作換花,另預備3成植栽備品以供緊急補植,要不然苗圃一時也無法供應花博所需要的草花,遊客花了錢,買了門票,開了天窗,成了冤大頭。花博會場內之植栽規劃與設計,最擔心設計師以公共工程景觀綠美化的手法操作,一般景觀設計師都會在研定區塊主題後,依據區域特性需求選擇配置植物,搭配色彩、質感及造型變化,以喬木、灌木、草花及地被組褡層次及色彩多樣性,讓園區內容更加豐富,較容易忽略了『花兒』的開花時間及開花季節,以及『花兒』對於日照長短、土壤介質及水份需求的個別差異,為期半年的花博植栽設計圖說只有一套,似乎無法達到花博的目的及滿足花博展示『花兒』的需求。如果為了迎合本土性及地域特色,若因在台北市舉辦花博,於主要入口區種植一大片杜鵑花,這一區的杜鵑花也只能等到閉幕式時勉強擠出一點笑容,當然展期中披著綠衣還是要歡迎大家入園。反觀日本舉辦花博,總是在春天開幕秋天結束,在寒帶地區如何渡過酷夏是他們的課題,但是春天開幕搭配櫻花盛開,秋天閉幕時看到楓葉轉紅總是個話題。景觀設計學系學生們,設計入門第一本書就是Design with nature順應自然,如何順應大自然的紋理進行設計為首要課題,但是非常時期有非常作法,花博舉辦只有半年,如果能夠在半年間透過人為手段,展現出台灣全年『花兒』之美,抱持著人定勝天Design against nature之理念,邀請『花兒』盛裝輪番上陣參加花博會,台灣的『花兒』們才不會有所遺憾。每趟代表台灣參加國際花博時都會提到,台灣位處亞熱帶,擁有豐富的地形與地貌,而豐富多樣化的植物相讓人稱羨,受限於國際展場空間,只能夠將台灣主要輸出花卉融入設計呈現出來。如今好不容易爭取到舉辦2010/11台北國際花博,我們有三年的準備時間及約90公頃的基地,是否該好好想想該拿出些什麼好料出來了吧。 1990年日本舉辦第一次花博前曾針對遊客進行問卷調查,其中56.5%民眾進入花博會場最希望看到「奇花異草」及特殊景觀,因此、針對花卉市場無販賣流通之花卉品種進行調查建立稀有植物715種名冊,包括日本國內稀有植物440種,東南亞原產植物192種,其他海外植物83種。經調查出715種稀有植物當中,針對觀賞價值高、可能收集等各種因素之下,與植物顧問團隊討論之後,挑選出宿根性草花135種61,380棵,熱帶植物55種15,350棵,並於1988年8月時直接委託花卉同業公會,於全國50多處苗圃中進行培育工作,1990年2月起逐步將植物搬入會場中。台灣花博在籌備階段,盡速建立稀有植物名冊成為花博舉辦另一項時代使命。建立稀有植物名冊與取得物種是兩件重大工程,在現有採購法規範之下,公部門執行上似乎有所困難。記得成大林憲德教授提過,這一陣子公部門推動環保減碳政策,鼓勵將西裝脫掉調高室內冷氣溫度,有人問是否將褲子也脫掉效果會更好。公部門是否應深入思考問題的癥結點,研擬推動最佳的解決對策才是職務所在。雖然以公部門投資舉辦花博會,但是買票進場的消費者才是老大,付費進場想看到什麼,主辦單位就得要盡可能滿足大家的需求,半年期間隨時進場都可以看到盛開的『花兒』,我們即將舉辦的是一場屬於全民的國際型花卉博覽會,而不是滿足主辦單位或少數設計師之成就感,千萬不要搞得像去大安森林公園或植物園,開發手法是否應該要朝向以『花兒』為主題之國際型遊樂園思考。
 

本會簡介 | 業務發展 | 農業新聞 | 活動訊息 | 訪客Q&A | 聯絡我們 | 回首頁